蓝色的 梦 吹醒了 一田的 风 ............
  • 2006-10-26

    陋室铭 - [流水账本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snowind-logs/3691714.html

    终于要从这房子中搬出去了.算了算,在这里,也住了一年多的时间,虽说不是自己的房子,只是租来的,不过住得久了,自然还会有些感情.这房间虽不像梁实秋先生的雅舍那样"纵然不能蔽风雨,但自有它的个性."也不像刘禹锡那陋室的"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."但毕竟还是陪着我过了一个春秋,怎能就这么简单的说告别呢?说再见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.所以还是写些文字,留作纪念吧.

    这房子和"雅舍"与"陋室"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形式上的简陋.楼建的久了,设施也是老的.最明显的就是这窗户,还是老式的木制窗户,并且窗上的玻璃也破裂了,外面刮大风的时候,屋里就刮狂风--风都从那玻璃的窟窿进来,自然大得出奇,并且夹杂着如鬼片中的风响,真是又寒又栗.所以每到秋冬,我便用宽大的透明胶布把窗上的缝隙粘贴住,也会找来塑料布把窗户整体照住,免得风光临寒舍,让寒舍更寒.

    这房子还有个"好处"就是水源问题.虽然已经先进到有自来水设施,不过给水的时间却是固定的,早上给水到9点,中午是11点到13点,晚上是16点到21点.这就和我的生活规律不吻合了.我常常是早上10点后才起床,这就没办法立刻洗漱了,必须等到中午有水的时候才能梳洗一通.而晚上我又是个十足的夜猫子,常常要折腾到下半夜1,2点钟才去睡.守着"猫"和"老鼠",可就是用不到水.再有,不知是为何,这的水却滑得很,像"女人的肌肤",不过水是冷的,就像"死女人的肌肤".洗脸洗头,都不必擦什么保养的,自然的光滑.当然,这么滑的水,想洗净脸和头发,也不是容易的事.

    想了想,为这房子增添了电脑桌,简易衣架,也组装了一台电脑,还有几个蓝色的床单被罩,虽没有怎么大加修饰,但还是有许多自己的idea.忽然想到将来有自己的屋子,要打造一个蓝色的小世界.不过现在,还是缅怀一下即将和我告别的屋子吧:我走了,会有新的主人好好照顾你,不要太想我哦.我再也不能把臭袜子放在你身上,我再也不能喝多了吐在你脸上,我再也不能困大了就睡在你肚子上...

    "道一声珍重,道一声珍重,
   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--沙扬娜拉!"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