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色的 梦 吹醒了 一田的 风 ............
  • 终于拿到王力宏新唱片的预购品。一本2009年台历和一本王力宏2008年纪念写真本。

    这次的新唱片,真是够吊人胃口的。最早公布了新歌“摇滚怎么了”,其后有逐渐推出“得体?还是Dirty?”及“我完全没有任何理由理你”,本以为新专辑会是一张天马行空惊世骇俗的摇滚之作。谁知道主打歌“心跳”的推出,以及“春雨洗过的太阳”、“Everything”和“另一个天堂”的出现,彻底改变了我对新专辑最初的印象。这些作品,典型的市场走向,不过值得肯定的是,即便为了市场妥协了,这几首作品依旧高水准。其实像王力宏如今的地位,不去考虑市场,全心全意地去做一张很王力宏的唱片,即便市场不接受,也会有无数的铁杆歌迷接受,而且若干年后,这张很王力宏的唱片,一定会被媒体和乐评人拿来大势推崇。可惜啊,我们的市场,扼杀了太多有想法的音乐人。

    不管怎么说,目前已经听到的七首新专辑里的歌曲,没有一首让人失望的。虽然有比较摇滚的,也有比较贴近市场的流行之作,但都具备相当高的水准。从来没有如此热爱一位华人歌手,王力宏,不会让我和其他喜爱他的人失望的。期待新专辑的上市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王力宏对自己新专辑也很有信心哦。专辑还没发行,就提前好久公布了新专辑的试听曲目,而且达七首之多。我想,其他歌手是不敢这么做的。估计,新专辑,一定大卖了。提前祝贺下。

  • 难得有个两天的假期。
    每次假期,多数时间喜欢窝在家里,哪也不去,不刷牙,不洗脸,不刮胡子。玩玩电脑,弹弹吉他,看看杂志,听听歌曲,实在没事干,做几个俯卧撑。不用理会外面的天气是冷是热,不用理会明天是否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,什么都可以去想,什么也可以不想。真是惬意的生活。

  • 昨天买了一个白帽子、白围巾,戴在身上,实在是“纯真”得要命。冬天来了,大雪纷飞,白色的东西是那么的纯真,于是乎,我也假装“纯真”一把,即便我的年龄已经和“纯真”不相搭调了。

    昨天上完课,戴着这白帽子、白围巾打算离开学校,途中遇到两个女学生。她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迷茫与诧异,我对她们的表情感到更加的迷茫与诧异。忙问:“怎么了?”谁知道这两位学生对我说了句:“老师,你太可爱了!”我更加不解,“有用可爱来形容老师的吗?”结果,她们说了句让我冒冷汗的话:“老师,你像个小孩子,太有意思了!”被两个小孩子说我像小孩子,我只能冒冷汗地走过。

    我还是个孩子吗?我还是个孩子吧,我知道,有的时候我的孩子气真的无可救药。讲讲课,就想坐在学生的座位上体味下当学生的感觉;看到雪下得好大,就想带着学生们到外面堆雪人;看到班级里有男女同学感觉暧昧,不加以管教,反而拿来调侃;看到调皮捣蛋的学生,真想找他们喝两杯,告诉他们社会不是那么好混的......

    我的孩子气,无可救药。孩子们,原谅我这个孩子气的老师吧。

  •  

    早闻《兰亭集序》的大名,但也只局限于它“天下第一行书”的美誉,具体这篇文章到底写了什么,早前还真是不知晓。这几日,为了给学生们讲解这篇文章,才认真且系统地赏析了这篇千古佳文,并为其而沉醉。

    古人有饮酒咏怀之雅兴。于是,王羲之与群贤聚于兰亭,饮酒赋诗。此兰亭风景之美,足以沁人心扉。“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”。并且“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”。真的可以做到“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”。风景之美,不如雅士之兴。于是乎,他们引来“清流激湍”为“流觞曲水”。虽然没有“丝竹管弦之盛”,但,“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”。真是“信可乐也”!

    但文人雅士都有一个共通点,面对山川美景时,都要嗟叹一翻。于是乎,王羲之对生与死、人生之无常感慨系之:

    人这辈子,低头与抬头之间,便过了一世。即使有的人喜爱安静的生活,即使有的人钟情自在的放纵,但面对自己所喜爱的人或事物之时,都会沉溺于其中的快然自足。怎知道,不只不觉间,时间匆匆地从身边溜过。待到对那曾喜爱的人或事物不再喜爱的时候,才感慨情随事迁。唉!曾经所喜爱的,一瞬间,便成了往事!更何况,人这辈子的寿命长短听凭造化,总有一天会走到尽头,想到这里,怎能不感到悲痛!

    看到这里,《兰亭集序》中的每字每句都宛如针尖一样刺痛内心。我开始感叹,曾经喜爱的动画片,如今早已不看;曾经爱听的歌曲,如今也很少聆听,曾经同玩的伙伴,早不知身在何方;曾经心中的理想,也早已如烟淡忘......当我想到曾经的一切,突然发现,曾经的我,也早已不再了。生命总会走到尽头,自己终将不在,曾经的一切,也都会如云烟般在这个世界上消散。我不禁想问,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,永远不改变?

    “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。”王羲之,你说对了......

  • 2008-12-03

    忘记 - [流水账本]

    我知道,你们有一天,会忘记我这个老师的。不要紧,曾记得我就好。

    今天找来张学友的CD来听,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旋律。
    我忽然想到,原来,我是听张学友、王菲唱歌长大的一代人。
    而我的学生们呢?他们会是听东方神起、周杰伦长大的一代人。

    你们不了解老师,但老师在努力地了解你们。
    但真的,我承认,时代不同了,观念也有些许差距。

    我也知道,你们有一天,会忘记我。不要紧,曾记得就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