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色的 梦 吹醒了 一田的 风 ............
  • 2011-02-22

    阿罗的故事 - [黑的意念]

    阿罗怀孕了,她开心得很。结婚七年,终于有了孩子,也算是对自己、对丈夫伦迪有个交代。伦迪工作很忙,早起晚归,但对阿罗照顾有加,即使阿罗因为身体原因总是无法怀上宝宝,伦迪也没有任何责备,反而给了阿罗许多爱与关怀。阿罗总是觉得,遇见伦迪,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
    阿罗躺在手术台上,迷迷糊糊,却也疼痛难忍,但她觉得这很幸福,宝宝要诞生了!再痛,她也愿意。手术室外,伦迪和亲人们焦急地等待,伦迪一根又一根烟地抽着,四处踱步,两鬓,尽是汗液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伦迪开始靠在墙上颤抖,他的心里想些什么?并不知道。
    手术室的门忽然打开,跑出一位只露出双眼的医生:“要孩子还要大人?快!”
    “什么?”伦迪和家人对这突如其来的提问弄昏了。
    “难产,大人或孩子只能保住一个!快说,要谁?”
    伦迪突然双腿发软,一下子瘫在了地上,瞪大了双眼。全家人看着伦迪,等待这艰难的抉择。伦迪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要大人。”
    半个小时后,手术室内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,手术室的门打开,又是只露出双眼的医生,如送葬者般死气,对着伦迪说:“对不起,我们只能保住孩子。”
    是的,阿罗因为难产,死去了。
    
    阿罗站在床旁,看到床上蒙着一块白布,正好奇,突然闯进来一个人,趴在床头大声痛苦,撕心裂肺,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那男子掀开床上的白布,露出一张毫无血色的脸,似曾相识,再定睛一看,是自己!她害怕地后退半步。又仔细看了看那男子,竟是伦迪!她彻底呆掉了,看着眼前的一切,不清楚,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。
    “我们可以走了。”突然,阿罗的身后传来一个人的低语。
    阿罗一转身,看到一位穿着一袭黑衣的男子,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无法解释的灵气,这灵气并不能给人安慰,相反,压抑得让人抗拒。
    “你是谁?”阿罗问。
    “叫我黑无常”,他冷冷地说,“是的,你死了。”
    阿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是又不得不面对自己死去的现实,只能跟着黑无常,飘渺地走着。不知不觉,走到了一片布满雾气的森林,森林里游荡着一些人,有的唉声叹气,有的徘徊不前,更多的人,坐在树前,面对着树前的镜子,以泪洗面。而森林的尽头,是一个巨大的铁门。
    黑无常一挥手,铁门打开,现出一片巨大的黑洞。对着阿罗说;“去吧。”
    阿罗不解地问:“你要我去哪里?”
    “投胎。”
    “可是我不想死。”阿罗犹豫不前。
    “不投胎,就和他们一样。”黑无常用手指了指那些漫游在树林里的灵魂。
    “他们怎么样了?”阿罗又问。
    “舍不得今生,放弃了投胎的机会。在镜子前看人间亲人的生活。结果,成了孤魂野鬼,只能飘荡在这太虚之中。”
    阿罗忽然想到伦迪,最后的一眼,是他趴在床上痛哭和看不清的面容。阿罗想起和伦迪是一点一滴,让阿罗难舍。又想到刚刚出生的孩子,她甚至不知道是男孩女孩。人间,总是有太多不舍。
    “黑无常先生,我不想投胎,我想永远望着我爱的人,我想永远望着我的孩子。我愿意,永远如此。”
    “你会后悔的。”黑无常冷冷的说。
    “不会。”阿罗似乎很坚定。
    黑无常冷笑了一声,转身。
    “喂,先生。我想问,如果有一天,我想投胎了呢?”阿罗叫住欲离去的黑无常。
    “如果我再放你投胎,我便成灰烬。所以,没有如果。”黑无常冷漠地说完这句话,飘然而去。
    
    几年过去了,阿罗呆坐在树前,望着那片能照射另一个世界的镜子,沉默不语。这几年,她看到了伦迪娶了新的妻子,也看到孩子叫这个女人“妈妈”,伦迪仿佛彻底的忘了她。对此,她不知是欢喜还是悲伤。伦迪极少和其他灵魂言语,偶尔,会和黑无常聊聊天。她知道,黑无常虽然看起来冷漠,但却是一个善良的灵魂。黑无常仿佛也喜欢和阿罗聊天,因为在黑无常心中,阿罗是近百年来极少选择拒绝投胎的灵魂。这份勇气,令黑无常敬佩。即使,他知道,她有一天会后悔。
    终于有一天,黑无常找到阿罗说:
    “想看看你没有看到的过去吗?”
    “没看到的过去?是什么呢?”阿罗扬着头,看着黑无常,脸上,透着森林里少见的阳光。
    “跟我来。”黑无常仿佛容不得阿罗选择,径直向森林的另一侧走去。
    阿罗看到一面孤独的镜子,镜子前面没有任何灵魂,可这镜子透着深邃的引力,让阿罗无法抗拒。于是,镜子开始重现过去……
    
    “大夫,这点心意,您可千万要收下啊!”伦迪坐在车里恳切地说。副驾驶,是一位秃头的中年男子。阿罗仿佛记得,这是当年帮她做接生手术的主理医生。
    “呵呵,老弟的心意,做大哥的就不推迟了。”
    伦迪见他接过红包,很是满意,仿佛悬着的心终于落下。
    “老弟啊,你放心,大哥我也快退休了,这么多年下来,不敢说医术高明,但也从未失误。向你保证,母子平安!”这秃头中年男子笑着说。
    伦迪听了这话,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,欲言,却又止。这中年男子仿佛看到了伦迪内心的浮动,问道:“老弟还有什么用到大哥的地方,我一定帮忙。”
    这时,伦迪从上衣里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,放到中年男子的手中,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说:“我不要母子平安,我只要,子平安。”
    
    从这天起,阿罗再也不见自己的那面镜子,她所深爱的人,竟是杀死她真正的的凶手,又何必挂念?只剩下,心中的愁怨。黑无常当初只是不想看到阿罗依旧被蒙骗,所以,带着她见了那面重现过去的镜子。但他依旧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他觉得自己毁掉了阿罗心中仅存的信念,心中的愧疚,让黑无常不安。于是,黑无常总是陪着阿罗谈天,即使,黑无常不太会谈天。就这样,年复一年。
    
    是的,黑无常爱上了阿罗。他觉得,是他害了善良的阿罗。与其揭露残酷的事实,不如保护善良的谎言。但是,黑无常不懂这些。他哪知道,人类,要比他,无常。终于,黑无常做了一个艰难又伟大的决定。他打开了那扇铁门,指着黑洞说:“阿罗,去吧。”
    阿罗看着黑无常,她的眼中充满了说不出的灵气,这灵气,无法给人一丝安慰,相反,让人压抑。
    “黑无常先生,我知道,你爱上了我。”阿罗淡淡的说,“但是,我忘了告诉你,不要相信人类的灵魂。我要的,就是这一刻。谢谢你,永别了。”说完,纵身跃入黑洞,没有一丝留恋。
    黑无常听到这里,没有愤怒,反而露出一丝少有的微笑。透着这森林里少见的阳光。他恍然大悟了很多,但是,已经晚了。他没有为了自己的选择而后悔,因为,他已没有机会后悔。或者说,这就是他的选择。黑无常化作灰烬,永远地,消失于太虚之中。森林里只飘荡着阿罗的余音,“不要相信人类的灵魂,我要的,就是这一刻……”
    
  • 2010-10-04

    发疯 - [黑的意念]

    天空漏了个大窟窿,所以风吹得树摇动。
    有一只麻雀跳不过恐龙,便把陨石做成了苍穹。
    一面湖水在跳动着渴望,载不动想自刎的天空。
    马尼拉的仙人球,吞噬着塞内加尔的昆虫。
    我望着大便色的梦,想起去年吃过的摆钟。
    我装作疯癫的屋顶,显得心情很沉重。
    我爱五指山、万泉河,更爱没有爱的孙悟空。
    雏菊花开过彩虹,水晶鞋亮过瞳孔。
    我坚韧的手里剑,斩不断你种下的风。
    看一场黑泽明的电影,开到荼靡也很轻松。
    鱼儿成了猫国的公主,我变成了一只树袋熊。
    你看不到我,因为你在我心里游泳。
    你可以什么都不懂,因为我也读不懂。
    这只不过是十月的秋风,吹来了荡漾的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