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色的 梦 吹醒了 一田的 风 ............
  • 2011-02-22

    阿罗的故事 - [黑的意念]

    阿罗怀孕了,她开心得很。结婚七年,终于有了孩子,也算是对自己、对丈夫伦迪有个交代。伦迪工作很忙,早起晚归,但对阿罗照顾有加,即使阿罗因为身体原因总是无法怀上宝宝,伦迪也没有任何责备,反而给了阿罗许多爱与关怀。阿罗总是觉得,遇见伦迪,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
    阿罗躺在手术台上,迷迷糊糊,却也疼痛难忍,但她觉得这很幸福,宝宝要诞生了!再痛,她也愿意。手术室外,伦迪和亲人们焦急地等待,伦迪一根又一根烟地抽着,四处踱步,两鬓,尽是汗液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伦迪开始靠在墙上颤抖,他的心里想些什么?并不知道。
    手术室的门忽然打开,跑出一位只露出双眼的医生:“要孩子还要大人?快!”
    “什么?”伦迪和家人对这突如其来的提问弄昏了。
    “难产,大人或孩子只能保住一个!快说,要谁?”
    伦迪突然双腿发软,一下子瘫在了地上,瞪大了双眼。全家人看着伦迪,等待这艰难的抉择。伦迪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要大人。”
    半个小时后,手术室内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,手术室的门打开,又是只露出双眼的医生,如送葬者般死气,对着伦迪说:“对不起,我们只能保住孩子。”
    是的,阿罗因为难产,死去了。
    
    阿罗站在床旁,看到床上蒙着一块白布,正好奇,突然闯进来一个人,趴在床头大声痛苦,撕心裂肺,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那男子掀开床上的白布,露出一张毫无血色的脸,似曾相识,再定睛一看,是自己!她害怕地后退半步。又仔细看了看那男子,竟是伦迪!她彻底呆掉了,看着眼前的一切,不清楚,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。
    “我们可以走了。”突然,阿罗的身后传来一个人的低语。
    阿罗一转身,看到一位穿着一袭黑衣的男子,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无法解释的灵气,这灵气并不能给人安慰,相反,压抑得让人抗拒。
    “你是谁?”阿罗问。
    “叫我黑无常”,他冷冷地说,“是的,你死了。”
    阿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是又不得不面对自己死去的现实,只能跟着黑无常,飘渺地走着。不知不觉,走到了一片布满雾气的森林,森林里游荡着一些人,有的唉声叹气,有的徘徊不前,更多的人,坐在树前,面对着树前的镜子,以泪洗面。而森林的尽头,是一个巨大的铁门。
    黑无常一挥手,铁门打开,现出一片巨大的黑洞。对着阿罗说;“去吧。”
    阿罗不解地问:“你要我去哪里?”
    “投胎。”
    “可是我不想死。”阿罗犹豫不前。
    “不投胎,就和他们一样。”黑无常用手指了指那些漫游在树林里的灵魂。
    “他们怎么样了?”阿罗又问。
    “舍不得今生,放弃了投胎的机会。在镜子前看人间亲人的生活。结果,成了孤魂野鬼,只能飘荡在这太虚之中。”
    阿罗忽然想到伦迪,最后的一眼,是他趴在床上痛哭和看不清的面容。阿罗想起和伦迪是一点一滴,让阿罗难舍。又想到刚刚出生的孩子,她甚至不知道是男孩女孩。人间,总是有太多不舍。
    “黑无常先生,我不想投胎,我想永远望着我爱的人,我想永远望着我的孩子。我愿意,永远如此。”
    “你会后悔的。”黑无常冷冷的说。
    “不会。”阿罗似乎很坚定。
    黑无常冷笑了一声,转身。
    “喂,先生。我想问,如果有一天,我想投胎了呢?”阿罗叫住欲离去的黑无常。
    “如果我再放你投胎,我便成灰烬。所以,没有如果。”黑无常冷漠地说完这句话,飘然而去。
    
    几年过去了,阿罗呆坐在树前,望着那片能照射另一个世界的镜子,沉默不语。这几年,她看到了伦迪娶了新的妻子,也看到孩子叫这个女人“妈妈”,伦迪仿佛彻底的忘了她。对此,她不知是欢喜还是悲伤。伦迪极少和其他灵魂言语,偶尔,会和黑无常聊聊天。她知道,黑无常虽然看起来冷漠,但却是一个善良的灵魂。黑无常仿佛也喜欢和阿罗聊天,因为在黑无常心中,阿罗是近百年来极少选择拒绝投胎的灵魂。这份勇气,令黑无常敬佩。即使,他知道,她有一天会后悔。
    终于有一天,黑无常找到阿罗说:
    “想看看你没有看到的过去吗?”
    “没看到的过去?是什么呢?”阿罗扬着头,看着黑无常,脸上,透着森林里少见的阳光。
    “跟我来。”黑无常仿佛容不得阿罗选择,径直向森林的另一侧走去。
    阿罗看到一面孤独的镜子,镜子前面没有任何灵魂,可这镜子透着深邃的引力,让阿罗无法抗拒。于是,镜子开始重现过去……
    
    “大夫,这点心意,您可千万要收下啊!”伦迪坐在车里恳切地说。副驾驶,是一位秃头的中年男子。阿罗仿佛记得,这是当年帮她做接生手术的主理医生。
    “呵呵,老弟的心意,做大哥的就不推迟了。”
    伦迪见他接过红包,很是满意,仿佛悬着的心终于落下。
    “老弟啊,你放心,大哥我也快退休了,这么多年下来,不敢说医术高明,但也从未失误。向你保证,母子平安!”这秃头中年男子笑着说。
    伦迪听了这话,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,欲言,却又止。这中年男子仿佛看到了伦迪内心的浮动,问道:“老弟还有什么用到大哥的地方,我一定帮忙。”
    这时,伦迪从上衣里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,放到中年男子的手中,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说:“我不要母子平安,我只要,子平安。”
    
    从这天起,阿罗再也不见自己的那面镜子,她所深爱的人,竟是杀死她真正的的凶手,又何必挂念?只剩下,心中的愁怨。黑无常当初只是不想看到阿罗依旧被蒙骗,所以,带着她见了那面重现过去的镜子。但他依旧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他觉得自己毁掉了阿罗心中仅存的信念,心中的愧疚,让黑无常不安。于是,黑无常总是陪着阿罗谈天,即使,黑无常不太会谈天。就这样,年复一年。
    
    是的,黑无常爱上了阿罗。他觉得,是他害了善良的阿罗。与其揭露残酷的事实,不如保护善良的谎言。但是,黑无常不懂这些。他哪知道,人类,要比他,无常。终于,黑无常做了一个艰难又伟大的决定。他打开了那扇铁门,指着黑洞说:“阿罗,去吧。”
    阿罗看着黑无常,她的眼中充满了说不出的灵气,这灵气,无法给人一丝安慰,相反,让人压抑。
    “黑无常先生,我知道,你爱上了我。”阿罗淡淡的说,“但是,我忘了告诉你,不要相信人类的灵魂。我要的,就是这一刻。谢谢你,永别了。”说完,纵身跃入黑洞,没有一丝留恋。
    黑无常听到这里,没有愤怒,反而露出一丝少有的微笑。透着这森林里少见的阳光。他恍然大悟了很多,但是,已经晚了。他没有为了自己的选择而后悔,因为,他已没有机会后悔。或者说,这就是他的选择。黑无常化作灰烬,永远地,消失于太虚之中。森林里只飘荡着阿罗的余音,“不要相信人类的灵魂,我要的,就是这一刻……”
    
  • 我是有女朋友的,可是,更确切地说,我的女朋友,是我掩护自己的工具。或许这样说,很不尊重她们,但是,她们对于我,却是如此。算上我现在的女友Sandy,我一共交过5个女友。前4个与我分手的理由很离奇,是因为我对她们不够亲热,她们总是满腔埋怨地控诉,难道我的身体无法诱惑你吗?于是,我总是一本正经地告诉她们,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。她们就会一副不屑的样子告诉我,那我宁肯喜欢随便起来不是人的人。于是我愈发地讨厌女生,觉得在她们身上,找不到我所要的安全感。可是Sandy是个例外,我只和她牵手,唯一的一次吻她,是在她去年22岁的生日,亲吻了她左边的脸颊。她红着脸对我说,你是一个好男人,不像那些该死的东西,总想着脱光女人身上的衣服。我笑而不语。

    我承认,Sandy是个好女孩。她小我三岁,刚刚大学毕业,在一家外企工作。数一数,和她在一起快一年了,竟然没有吵过嘴。她虽不是很漂亮,但却有一种吸引异性的东西。越是漂亮的女生越不会给男人安全感,男人的占有欲会导致自己患得患失,害怕她们有一天离开自己,或者害怕她们被比自己强势的男生侵占。在守护领地这一点上,男人和低等动物没什么分别。Sandy有飘顺的长发,如果她再漂亮一点,我甚至觉得她可以去拍洗发水的广告。我对长发的女生颇有好感,而Sandy的长发真的好美,像夜晚洒下的月光,不冷,不淡,也不张扬,美得恰到好处。Sandy吸引异性的地方,我想应该是她的单纯、真诚、不做作,当然,还有她散着“派尼斯”洗发水味道的长发。

    我忽然想到,如果她知道我是有女友的,或许,他对我的误解和敌意会消除。

    周末,和女友一起看过了电影,借故到单位取东西,然后,来到了斜对面的超市。

    我牵起了Sandy的手,与她一起等倒数的秒灯。异性对我虽然没有特殊的吸引力,但我确是一个很懂得异性的人。每次过横道,我总要牵起Sandy的手,路过双行道时,先是站在她的左边,再站到她的右边。这样,如果发生了车祸,先撞到的,一定是我,她可以避免一些伤害。当然,过横道发生事故的几率还是颇小的,这也让我可以安全地博得她内心的赞扬。

    牵着Sandy的手,来到了超市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收银台的他。依旧是那身简单、干净的装扮,可是却宛如夜空下散落空中的蒲公英,散发着薄荷的清爽。

    “嗨!下午好!依旧Dunhill!”我主动地与他搭话。

    他抬头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我身边的Sandy,继而看了看我们牵着的手,眼神中转瞬即逝了一丝异样的目光,带着一点惊异,也带着几丝诡异,我抓不住他的目光,只有那么不到一秒的时间,读不懂他内心的语言,过后,又是充满礼貌且颇具职业化的笑容。

    “周末还来上班?而且还这么享清福,带着女友一起来。果然是懂得享受生活啊。”他边递烟边笑着说。

    “你不也是吗?做你们这行真辛苦,应该是没有节假日吧?”我问。

    “还好。确切地说,我并不是这的收银员。而是这家连锁超市的市场调研员,被派下来调查加盟用户的销售情况和是否有违规操作行为。所以呢,充当收银员是最好的调查方式。我想,你懂的。”

    “怪不得以前没有见过你,原来如此。而且你很有礼貌。”

    他笑了笑,眼角露出几丝皱纹,不多不少,恰到好处,如风雕刻过小树的年轮,有三分拼搏的活力,但更多是岁月的洗礼。

    我递给他一支烟,“来一根吗?”

    他伸出左手接过来,我的目光停留在他的无名指,那与我有过接触的手指,手背指肚处有颇为茂密的汗毛,亦如他的胡渣,像布满秘密的森林。

    “到外面抽一根吧!超市里不方便。”他绕过收银台,来到我和Sandy面前,站到了门口。

    他用左手从裤兜里拿出Zippo Beatles纪念款的打火机,点燃了烟,又将燃着的火机推向我,我礼貌地握着他的左手,将自己的烟点燃。那一刻,我们的双手再一次地相触,我的身体,又一次不自觉地颤抖。

    “你好,我的名片。”他递给我和Sandy。

    “顾陶然,嗯,好名字。”我看了看,说。

    “好名字?哪有?我觉得很土。可是没办法,我爸起的。我爸是个语文教师,爱喝酒,说什么‘共君一醉一陶然’,我妈单名一个君字,于是我姐叫了顾醉,我就叫了顾陶然。”

    “不但名字有意思,而且你爸妈还超生。”Sandy在一旁边调侃边哈哈大笑。

    我对于这样的起名方式也颇感有趣,礼貌地对他说:“我,陈一蓝,对面的网络公司做文职。她,Sandy,我女友。”

    顾陶然伸出右手,与我和Sandy握了握手。奇怪的是,当他与Sandy握手的时候,我竟然有了一丝醋意,不是因为他触摸了我女友的肌肤,而是因为Sandy触碰了让我心动的男人的右手。这一刻,我知道,他给我的感觉,已经如绝了堤的潮水,一发不可收拾。我告诉自己,我要的人,来了。

  • 2010-10-04

    发疯 - [黑的意念]

    天空漏了个大窟窿,所以风吹得树摇动。
    有一只麻雀跳不过恐龙,便把陨石做成了苍穹。
    一面湖水在跳动着渴望,载不动想自刎的天空。
    马尼拉的仙人球,吞噬着塞内加尔的昆虫。
    我望着大便色的梦,想起去年吃过的摆钟。
    我装作疯癫的屋顶,显得心情很沉重。
    我爱五指山、万泉河,更爱没有爱的孙悟空。
    雏菊花开过彩虹,水晶鞋亮过瞳孔。
    我坚韧的手里剑,斩不断你种下的风。
    看一场黑泽明的电影,开到荼靡也很轻松。
    鱼儿成了猫国的公主,我变成了一只树袋熊。
    你看不到我,因为你在我心里游泳。
    你可以什么都不懂,因为我也读不懂。
    这只不过是十月的秋风,吹来了荡漾的梦。

  • 眼色 & 不能说的秘密

    开场曲用了林宥嘉的《眼色》,李泉的作品,带点神秘色彩和爵士色彩,个人很喜欢这种感觉。

    《不能说的秘密》,周杰伦同志的情歌,这种带有Band Rock色彩的情歌一直很喜欢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改变自己 & 恋爱ing

    当然要选偶像力宏的作品,《改变自己》很High。

    但这歌曲的真假音转换真是有点难度,特别是在亢奋的情况下,有几个地方没控制好。

    《恋爱ing》依旧很High。这两首歌适合搞气氛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

    张学友的这首歌曲,超级喜欢。如果是一个懂爱的女孩子,真的会跟着流眼泪。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如果没有你

    莫文蔚的一首歌曲,歌曲里面淡淡的忧伤和浓浓的想念,难以释怀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少年故事 & 小宇宙 

     

    彭坦的《少年故事》,有诗一样的文字,起源于电影,却付诸于旋律。

    苏打绿的《小宇宙》是一首颇有摇滚色彩的歌曲,但是青峰的声线特点是在学不来,那就唱自己的。

    这两首歌曲和开场的《眼色》是我非常想唱的歌曲,却也是受众最少的歌曲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爱,因为在心中

    班歌,不用多说了。看就知道了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纯真

    一首,唱了会流泪的歌。

  • 2009-12-30

    知足 - [流水账本]

    2005年8月,五月天发行了一张新歌加精选的唱片《知足,最真杰作选》。那一年,我20岁。

    20岁的我,在做什么?

    人是喜欢怀旧的动物,当“知足”的旋律响起,当我唱起第一句话的时候,思绪一下子飘到了曾经的曾经,许多张熟悉又陌生的容颜在我眼前掠过,然后,各奔东西,即使曾经是那么的相偎相依。于是乎,泪流满面。

    谢谢我的学生们,你们一起陪我唱完这首歌,我便已知足。你们有一天,也会懂得我在“知足”中流下的眼泪。

    那天你和我,那个山丘,那样的唱着那一年的歌......